• 2006-10-14

    流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dowliqing-logs/17822013.html

           一点半才睡,又被迫8点起床。
           不是谁的要求,只是一晚上小腿抽筋两次,疼得整个人清醒过来,毫无睡意。
           揉揉辛苦的小腿,一跳一跳地去卫生间洗澡。
           然后彻底不想睡了。

           喝牛奶。运动。含钙饼干。
           怎么样都不能改变这样的状态。
           从高三开始常常地抽筋。
           在半夜清醒,迎接一整个星期的肌肉拉伤。
           这样严重的抽筋,我始终不能认同是由缺钙导致。
           然而我没办法阻止,就好像我没办法控制很多事情的发生。
           所以,只是默默接受。

           抬头365 11:40:22
           我觉得平时我的预言都还是蛮准的
           但是跟你有关的事情好像都不怎么准
           且听风吟 11:41:13
           你又预言什么了撒 
           抬头365 11:41:25
           我是说以前的啊
           且听风吟 11:41:53
           我这个人 
           且听风吟 11:41:59
           故事总是出人意料
           且听风吟 11:42:04
            除了我自己 
           且听风吟 11:42:09
           都没办法预言 
           抬头365 11:42:23
           那你自己就能预言吗? 
           且听风吟 11:44:45
           可以 
           抬头365 11:44:55
           那不是很可怕吗?
           抬头365 11:45:11
           明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还要这样继续下去
          且听风吟 11:45:17
          有一点点 
          且听风吟 11:47:26
          我不是说过么 
          且听风吟 11:47:55
          我现在已经不敢预言
          因为预言成真有时候并不是开心的事情

           奇怪的对话。
     
           在北京的咖啡馆里,我在墙上用黑色记号笔写:JUST SMILE。
           然后想起初中时代,在自己最辛苦时候,一遍遍在草稿纸上涂这几个字的情景。
           于是我就真的笑起来。

           总是有迷茫的阶段吧。
           甚至在面对高考的时候,每天瞪大眼睛看着似曾相识的题目。
           那样的日子不再来。
           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或者那样做,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就好像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常常抽筋。
           是无法掌控的。

            凌晨的时候在电脑面前听歌看文章,总是希望天不要亮。
            天还是会亮。

            告诫自己不可以再任性,不可以再犯错。
            却往往错得离谱。

            希望把过去统统记住。
            还是都忘了。

            想抓紧时间。
            还是任其荒废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