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06

    中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dowliqing-logs/17822007.html

           上午刚从北京回武汉的火车下来,累。
           回到外公家以后,不理会任何人的询问,倒头就睡,一直到十一点。

          开学不到一个月,光主持就做了两次。
          忙到什么程度就不说了。所以都劝我不要去北京了,我说,没事,没问题。
          其实早就模糊了自己做每件事的意义。
          这个九月,用的最多的词就是,不知道。
          夜色里,站在寝室楼下,反复说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逼自己。

          去北京的事情不想多说。
          穿着单衣熬夜看升旗,安静地等时间流失——很像我,那个喜欢眼睁睁看时间流走的我。
          然后做得最多的就是在北外后门的小咖啡馆里呆着。
          是个很舒服的地方,装修和营业模式很有自己的风格,价格也不贵,东西当然也没那么好吃。
          不过奶茶和柠檬茶很好。
          对我而言,就这么呆着其实是最合适的状态。
          有时间的话我会发照片上来,不多说了。
          忘得越快越好。

           姐姐从郊区赶来陪了我一晚上,然后走的那天一起逛西单。
           我们约定分开逛半个小时为对方选礼物,最后发现买的都是对方看中的项链。
           是默契吧。
           姐姐问我说我们认识几年了。
           我说,四年有的吧。
           才四年,我以为很久了呢。姐姐说。
           我笑,我们还有很多的四年。
           只是,不知道下次见面是第几个四年。
           又想到另外的人,想到帅帅和ISAAC,见他们一面大概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是不是,我们真的就隔得那么远?
           原来我总说,时间是可怕的东西。ISAAC说过距离也是。
           那么现在在我们这些人面前的是时间加距离。
           时空的隔绝,会不会真的消磨一切。
           走的时候我们在西站门口的马路边坐着说话,我抱着姐姐说,我不认姐姐的,你也不可以认妹妹哦。好坏我就你一个姐姐了哦。
           姐姐笑着答应我。
           跟大家再见,转身走进车站。里边的另外三个人已经等很久了。

           赶在中秋回来,说着要团聚要团聚,结果是晚上一个人去逛步行街。
           突然就觉得莫名其妙,我这是赶着和谁团聚呢。
           还是安静的感觉好,一个人在大街上乱窜,买一些喜欢的需要的东西。
           显得孤单,好像很可怜的样子。
           还好拉。


           没办法和那些大人拼身体素质,决定不去挤车。
           所以从步行街走回家,一直走到十点多。
           真正的回家。
           于是觉得,武汉真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