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31

    七夕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dowliqing-logs/17821992.html

           其实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所谓三十八年一遇的闰七夕也离我远去了。
         
           从昨天开始,莫名其妙地鼻子不舒服,好好地就会突然觉得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打不出来,右眼不停流泪,一大颗一大颗。
           极其狼狈。
           CC开玩笑说,你找个人想你一下,就会打喷嚏了,就舒服了。
           估计找个人骂还容易些。

           昨天0点开始,收到好多人的祝福,大家都说着,七夕快乐啊。
           其实呢,说这话的人大多在这方面不快乐,否则也不会没事到到处送祝福,真正快乐的人都享受在,没空理我呢。
           我还记得一个月前我写了同样的一篇《七夕》。
           那一天好象也挺没事做的。

           昨天睡的时候应该在3点左右吧。今天上午纯粹补眠用了。
           起来之后我开始到处找可以出来的人,可惜大热天的都懒得动。
           我出门到五芳斋吃东西,点了好多,营业员小姐想也没想就给了我两人份的餐巾纸。
           我笑笑,不至于吧。
           然后自己去超市买水果和纸。
           路过奶茶店的时候要了一杯椰子味的奶茶。
           然后大汗淋漓地回家。
           此时正是3点,最热的38度的夏末。

           晚上又和客人吃饭,陪他们到外滩散步,介绍那些介绍了无数遍的历史风景建筑等等。
          真是辛苦的一天。

           七夕不过如此。
           突然有个好笑的想法:也许两个七夕对于牛郎织女倒真是个好事,今年可以多见一次。
          至于我们,还是安静地呆着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