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15

    睡觉 - [my lif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dowliqing-logs/17821605.html

           基本上我现在养成了倒头就睡的习惯。随时,但不随地。
           晚上八点的时候躺在床上,一不小心就睡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觉的觉。半个小时之后被手机短信的振动吵醒,庆幸自己没有又睡到第二天早上。这次睡觉比上次有进步,脱了袜子,巧合的是身上竟然还是那天的牛仔裤和中袖衫。
           难道是衣服的错?
           恩……
           爬起来之后觉得很渴,人也不清醒,遂找出凉拖,踩上之后拿着钱包蹬蹬蹬地下楼了。选择凉拖一是不用穿袜子,而是不用系鞋带,三是可以让穿了很久air force 1的脚丫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晚上的风有些凉意,路两边的大树小草们都在不停歇地吐着二氧化碳,东湖的风吹进来——应该是东湖的——让这片林子变得更加像山区一样清新。昏黄的灯光投射下来,映出一个一个温暖的圈。
           我到小卖部买了瓶午后红茶,大黄狗趴在地板上我差点踩上去,而最近我颇为宠爱小猫却不见了。本来不喜欢猫这种诡异的动物,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眼就喜欢上那只栓在门口的瘦小的花猫,每天路过都要摸摸它脑袋——也许是因为这只猫不似其他养尊处优追求个性的老猫们,从不瞌睡,亦不冷落走到它身边的人,还常常奋力地叫,虽然不知道在叫什么。总之她是一只挺单纯的猫。
           而她不见了。
           走着走着我发现我的背挺得格外直,很纳闷为什么黑灯瞎火的我却突然开始很优雅地走路。更纳闷的是为什么我每次想努力好好走路的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
           不过这样的姿势走路是一种享受。

           我走进宿舍楼,绕开聊天和画板报的人们。
           上楼。
           走进灯火通明的寝室,看到对着电脑或笑或痴的室友。
           我很无奈的也打开电脑,收起《中国人》,收起《大学英语》。
           这样一个躁动的夜,也许只适合对着液晶显示器打发过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