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16

    调音 - [my lif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adowliqing-logs/17821542.html

           快五点回到空无一人的家。打开电脑,突然想起来昨天约好琴行的人来家里调音,打电话确认一下,对方却反悔说今天没时间,并且极力动员我明天把琴搬过去调。
           于琴行而言,这种30块钱的小生意可有可无,而于我而言却很重要。也许是之前对练琴的态度实在是太不好了,总想弥补什么,觉得现在一步也不能拖。央求店家等我一会,我把琴送来。
           无奈,自己收拾了一下,把琴装进琴套,背出了门。
           家住七楼,背这么重这么长的大家伙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单是楼梯间的转弯就让人颇费脑筋。好在无论如何我是成功了,心想出了院子大门就可以拦辆的士去。
           然而今天似乎什么都不顺意,站在路边半天都没有看到空的士,反方向的的士倒全部空荡荡,无奈不能调头,遗憾地望着我。
          累了,把琴竖在路边,惊讶地发现琴比我高。得到它的那一年我上小学,满以为自己有一天会超过它。
          竟然还是被挡住看不到路。
          为了保护好琴,我用挎包的方式把它拎起来,既然没有车,只能自己走去了。幸而琴行不远,门口的调音师惊讶地看着我,他大概没有想到他们推三阻四的小女孩竟然把琴自己一路背过来了。
          我的肩膀压得有了印痕,衣服也湿透了。女老板讪讪地笑着,说你应该要你爸爸帮你的。
          我说他八点左右才下班。
          调音的过程并不烦琐,眼看着我的琴在调音师的手下逐渐恢复音准,觉得开心极了。
          给了钱,调音师说你等一下。我看到他把车开来,走到我面前说,我送你回去吧。
          谢过。上车。
          我走了十来分钟的路一下子就过去了。
          调音师帮我把琴拿下来,提醒我身体要贴着没有琴弦的一面,注意不要把刚调好的琴又弄乱了。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琴,再度艰难上七楼。
          进门。再也没有力气,把琴慢慢放在客厅地板上,不愿意再动一下。
          休息了一阵,想起家里没有吃的,再度下楼吃饭。
          
          琴就那么寂寞地躺在地板上。 

          我想起这琴第一天来的时候我拨弄它,觉得它很好听。
          想起第一次把琴弦弹断,失去拉力的钢丝骤然卷成一团,从我眼前扫过,离我的脸只有几公分。
          我还想起几年前搬家的时候,它被不小心碰到硬物,巨大的“嗡”声之下,琴码瞬间倒掉一半。我努力调整,却始终没有办法调得精准。
      
          几分钟前,它重生。我也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爱张宁 2008-08-16
    接着说奥运 2008-08-16